最新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發展受到矚目,為了暸解疫情的嚴重性,我決定從歷史裡面找答案,2003年的SARS、2015年的MERS。

冠狀病毒

這次的武漢肺炎是人類發現的第7種冠狀病毒,稱為「2019新型冠狀病毒」,除了SARS跟MERS外,還有另外四種但都不嚴重,剩下三種都會引起重症反應,導致死亡,因此受到世界矚目。

流行病(瘟疫)一直都是世界文明進程的考驗,通常沒有直接的有效方法,最快的方式就是預防與隔離。

loading

MERS 於2012年發跡於中東,病毒原本的寄宿主是駱駝,又因2015年幾名韓國人到中東旅遊感染,又在韓國爆發疫情。傳出了186名感染案例,後續檢討原因為隱匿疫情與醫院管理不利,造成大量傳染。

因此,事件會持續多久與如何控制傳染狀況是最大的問題,時逢春節運輸期間,傳出武漢當地有大量人口(500萬人)離開武漢市區,同時多個省份傳出病例,是本週最大隱憂。

傳染源頭,截至今天(1/29)相關單位,都仍然沒有證實2019年的武漢肺炎有人傳人的直接證據。若如禽流感候鳥遷徙而為人類所帶來疾病,則要盡快找出傳染源的出沒地移動習性

因次傳染率、致死率是本件新聞兩大主要觀察重點,並同時考量到中國政府的管理能力與疾病擴散性。中國宣布延後春節延後多日開工的措施相信能有效減緩疫病蔓延狀況。

補充新聞:中國專家:MERS尚無在中國大規模傳播可能

今非昔比

目前病毒仍不清楚,感染人數的劇增的現況,我更傾向是當地政府隱匿真實狀況而導致,而並非病毒超強的傳染力。三種冠狀病毒可怕之處都在於傳染力與致死率,且能有效攻擊年輕人的身體,除了疾病本身,值得關注的是資訊傳遞的情形。我認為中國管制言論、控制輿情的極端手段,有機會高效率的處理這次危機,中國有機會向世界示範中央集權寡頭的政治體制,是否能處理世界級的議題與困難。當然諷刺的是,這個困境也是僵化的官僚體制所引爆的。

中美貿易戰、非洲豬瘟、武漢肺炎,有機會讓中共政權發生危機嗎?

目前,我比較樂觀的看待疫情,前次最糟糕的情況,SARS花了8個月的時間控制住疫情。當前中共能透過網路傳遞維穩的資訊,雖然一樣會發生搶口罩、資源的狀況,但是我不會懷疑中國人想要改善這個國家的決心,我認為整個世界現在也很需要中國,不只是穩定的生產能力與政治環境,所以我是不擔心崩潰到世界末日的,就,沒那麼悲觀。

各國動作

政府單位宣稱因為兩方學術、世界衛生組織交流密切,只花了一週的時間研發出檢測試紙、公衛專家團隊已經開始研發疫苗等工作,但包含美國在內等多個國家已宣布旅遊警告、甚至是撤僑計劃,較合理的判斷是若當地感染源太高時,不儘早撤回公民,相較17年前更加全球化的地球村,疫情會更難控制。

Americans evacuated from China undergo screening in Alaska before quarantine.

最後修改日期: 2020 年 1 月 29 日

作者

留言

加入討論